小偉所畫的流浪貓周記版頭
>>>>>>>>>>>>>>>>>>>>>>
過往的流浪貓周記
2005年11月18日
流浪貓

 流浪貓終於跟天井大黃貓混熟了,即使推開窗,大黃貓也沒有受驚走開,所以流浪貓佬成功為他拍下了照片,流浪貓更為他取名叫阿旺。
 最近,阿旺還帶了兩隻貓到來覓食,新來的兩隻貓身型較嬌小,但樣子十分標緻,流浪貓直覺認為她們是阿旺的大小老婆,大老婆尤其漂亮,西瓜黑紋長尾,面口圓圓的,有點似遜遜,而細老婆也是西瓜黑紋,但四腳卻白色,大小老婆較膽小,每當見到我們都會閃避,有時阿旺會守候在旁,讓兩美先吃,自己卻大模斯樣地攤在冷氣槽上休憩,見到他們一家三口恩愛非常,流浪貓心想做街貓也可以如此幸福,已算是不錯了。當然,他們會遇到的危難是我不得而知的,但起碼他們是流浪貓見過的街貓中最幸福的一群。
 阿旺這兩天沒有來,反而大老婆有出現,但她只會在沒人時跳上冷氣槽上吃東西,見到我們便會逃走,然後站在不遠處望著我們,相信阿旺沒理由會拋下如此可愛的老婆仔,他應該也在附近流連呢!流浪貓又興起,為大老婆取名叫美麗,而流浪貓佬也同樣為美麗拍下照片,好讓大家也可以見見這對金童玉女。

流浪貓佬

 
 Bee仔一身勁裝,面對著敵人也不怕:「我身為貓拳門獎門,絕不會屈服於你們這些鷹犬的。」
 說罷,立即擺出貓拳架式,左拳以爪放在後,橫放胸前,以便防守;右拳伸出半吋以作試探。一眼關七,淩厲眼神一掃,嚇得十多名欲出手的敵人不敢出招。
 「哈哈...貓拳門主果然厲害,還未出手已制服敵人。你們退下吧!讓我連環勁腳會一會貓拳吧!」
 黑啤在電視機前像著了魔般,不論浪子怎樣拉他也不肯離開,兩貓在電器鋪前的廚窗拉拉扯扯。黑啤興奮地說:「我最喜歡的後街貓師父呢!今天好像是大結局啊!」
「喂!走吧!我們快去公園玩吧!」浪子看一看電視機,一看到Bee仔,頭又痛起來了,越想便越痛:「怎會這樣的!他...我好像認識他呢...頭很痛啊!」
 Bee仔的電視劇在最緊張的一刻完了,Bee仔一消失於電視畫面上,浪子便立即不頭痛。
 黑啤看見電視劇完了,便不斷投訴:「早知就不跟你出來,電視沒得看,Bee仔沒得看,肚又餓,又口渴。都不知為甚麼要跟你出來。難道是我前世欠了你的?浪子你拉我出來到底想去哪裡玩呢?我很肚餓啊。快帶我去吃點東西吧!」
 浪子沒好氣地說:「我哪有錢買東西吃!?去找找垃圾筒吧!」
「不是吧!?醫院有得吃啊。我們還是回去吧!總比這樣好...真的不知為何跟了你出來,早知就不跟你出來,電視沒得看,Bee仔沒得看,肚又餓,又口渴。」黑啤不斷投訴,口中唸唸有詞,也不知是想浪子聽到,還是作為祈禱來安定自己的心。

   xxxxxx     xxxxxxxxxxxx       xxxxxx

 兩貓行行重行行,終於在一條後巷中餐廳的後門前,找到了一排垃圾筒,浪子一個飛身撲上前,拼命找尋吃得的食物。黑啤卻沒法忍受,在浪子前按著鼻,不斷遊說浪子:「我們還是回去吧,這些怎能吃呢?真的不知為何跟了你出來,早知就不跟你出來,電視沒得看,Bee仔沒得看,肚又餓,又口渴。回去吧!好不好?」
 浪子當然不會理會黑啤,和黑啤相處的這數日,浪子已清楚明白每次黑啤都只懂不斷投訴,結果卻甚麼都按浪子意思做,所以不理黑啤便是最好的處理方法。
 在浪子忘形找尋食物之際,有一隻貓走近,並且一起找。浪子抬頭看一看他,原來是一隻很肥的大黃貓。
 大黃貓向浪子笑笑口:「我...我叫阿旺,一起找好嗎?」
 「好呀!」浪子拼命翻開垃圾筒,翻完一個又一個,把垃圾全拋出,好像是在玩耍多於找食物。阿旺看見浪子便有樣學樣,兩貓玩得極高興。
 黑啤看見大黃貓阿旺,起初怕得縮在一角,但見兩貓找食物找得哈哈大笑,於是便加入一起。
 三貓的笑聲響徹整個後巷。
 欲知後事如何,請留意下回<天地貓兒第二部曲:踏著貓沙玩毛棒>。

香港銅鑼灣渣甸街37-39號1樓B
(即一品香樓上,門口位於福興里)


電話:28366328

營業時間:星期一至日下午三時至晚上九時半

12月27日(星期三)、12月31日(星期日)為流浪貓雜貨十二月假期


Email
Blog
Facebook Group
FacebookFans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