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偉所畫的流浪貓周記版頭
>>>>>>>>>>>>>>>>>>>>>>
過往的流浪貓周記
2005年12月9日
流浪貓

 去年這個時間,只得三個月大的Mocha就在冷冰冰的鐵籠媯市搧菑@個溫暖的家,和一個肯承諾愛她一生一世的貓奴。結果,她願望達成,今年已經可以在這個家過第二個聖誕了。
 猶記得當時流浪貓和流浪貓佬多次光顧那間寵物店都見到她在鐵籠內待領,個多月都沒人帶她回家,經過多番爭扎,我們才下定決心讓Mocha成為家中一份子。此情此景還瀝瀝在目,想不到今年那寵物店內竟有一隻跟Mocha同樣命運的小貓正等待過一個有家的聖誕節,他是一隻貓仔,十分乖巧,流浪貓每次去買東西時,他都在籠堥蘑藻a坐著,從不亂抓亂叫,流浪貓心想如此精乖的小朋友,定會人見人愛,相信很快便被人看上。
 可是前兩天我們再到店媔R東西時,這乖孩子還待著,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流浪貓看在眼埵麻I黯然,亦令我想起Mocha,同是快將聖誕的寒冬,同是身世可憐的街貓,同是一個鐵籠內待人領養,但他可會和Mocha同是這樣幸運,遇到一個愛他的家,過一個溫暖的聖誕呢?
 一個乖孩子應當得到聖誕老人的眷顧,如你就是他正等待的有心人,請盡快帶他回家過聖誕吧!

銅鑼灣名門純貓店待領的小貓。
流浪貓佬

 
 今天正值假日,很多貓民都在貓股灣百無聊賴,有些在發呆,有些在漫無目的地散步。Mocha拖著瓜子在貓群中盲目地衝。當瓜子發現浪子時,便不自覺地停下,正拉著他跑的Mocha亦被迫停下,Mocha於是順著瓜子的視線望去。
 Mocha簡直沒法相信自己雙眼:「怎麼浪子哥哥竟在這裡!?」
數天前,Mimi曾告訴她浪子因神經病而發狂,從醫院逃走了,最後更下落不明。十分關心浪子的Mocha曾打算自己出外找尋浪子,但卻因為終於能和瓜子約會而完全忘掉了。
 兩貓對望一下,慢慢走向三貓表演之處。
 浪子面前放著很多玻璃杯,每個杯的水位都不同,浪子以爪敲出不同音調;黑啤就以擊打膠樽及圾垃筒奏出強勁的節拍;至於阿旺就以全身之力唱出<Power of Catnip>。三貓那與別不同的表演慢慢地吸引到一班貓民聚集,反應熱烈地聽著阿旺的歌。
 Mocha自小便與浪子一起生活,但除了上廁所外,Mocha卻沒見過這樣專心一致的浪子。浪子完全忘記自我,忘記雜貨的各樣煩惱事,忘記上一代的恩怨,全心投入、陶醉於表演當中。Mocha被這樣子的浪子深深地吸引著,連舌頭也忘了收起。

   xxxxxx     xxxxxxxxxxxx       xxxxxx

 三貓的表演引來越來越多貓民觀看,突然圍著三貓的貓群齊中分散,一貓從中走出來,一腳把浪子面前的玻璃杯掃落。浪子抬頭一看,原來是一隻灰虎紋貓。兩貓對望著,都沒有任何動作,他們心中都明白,只要一動,這次對峙便輸了!
 可惜浪子在表演時是坐著的,所以處於低位,先機已失。
 一貓走到灰虎紋貓旁:「辣椒哥!要我教訓他們嗎?」
 浪子趁這時機立刻避開灰虎紋貓的視線,扮作沒發生過任何事般,走到黑啤前談天。
 「叫我Tony呀!唉!波仔,我說了多少次,在對峙時別打擾我...看!現在多沒意思.....」灰虎紋貓轉頭對浪子說:「喂!我就是貓股灣話事人Tony椒!」
 辣椒指著地上的水印:「你看看這尿印,這證明了這裡是我的地盤...在這裡表演竟不通知我一聲,沒有我的保謢怎行呢?」
 浪子望望阿旺,兩貓心中都明白自己根本沒有保護費可交,所以打算和辣椒一較高下。再望望黑啤已不見蹤影。原來黑啤已躲在貓群中,不斷發抖,心中在想:「如果我是後街貓師父便好了!我便不會這麼細膽,我便可以發揚師父你所教的...」
 欲知後事如何,請留意下回<天地貓兒第二部曲:踏著貓沙玩毛棒>。

香港銅鑼灣渣甸街37-39號1樓B
(即一品香樓上,門口位於福興里)


電話:28366328

營業時間:星期一至日下午三時至晚上九時半

12月27日(星期三)、12月31日(星期日)為流浪貓雜貨十二月假期


Email
Blog
Facebook Group
FacebookFans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