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偉所畫的流浪貓周記版頭
>>>>>>>>>>>>>>>>>>>>>>
過往的流浪貓周記
2006年2月24日
流浪貓

 大小不良經常一同玩、一同搗蛋,感情看似不錯,但流浪貓一直都認為只是浪子沒貓肯跟他玩,唯獨Mocha不嫌棄這個哥哥,所以浪子順理成章跟Mocha要好。而Mocha是個貓見貓愛的小妹妹,大貓個個都十分喜歡她,Mocha也跟貓地們很合得來,浪子亦只是其中一個罷了。
 以前浪子跟契仔瓜子從小玩到大,感情深厚,玩和睡都總在一起,十分親密。對浪子來說,流浪貓以為沒貓可以代替瓜子這份感情。原來,流浪貓錯了,我太看輕Mocha在浪子心目中的位置了。
 這兩晚才發現,每當浪子倚著正在看影碟的流浪貓佬時,Mocha會主動上前親近浪子,還依偎在浪子大腿上,然後互相親吻起來,有時你舔我小頭,有時我舔你臉龐,態度十分親匿,經過一輪親熱後,他們便會倚著呼呼大睡,這情景十分熟悉,曾幾何時浪子跟瓜子也這樣一同睡過呢!
 流浪貓憶起瓜子不禁又會心酸起來,不能讓瓜子陪著浪子一同成長,令這對小兄弟如今變成陌路貓,流浪貓對此至今仍耿耿於懷,總覺得愧對了浪子。沒想到Mocha已在不知不覺間漸漸取替了瓜子的位置,浪子正深愛著這小妹妹呢!Mocha雖然跟所有貓都合得來,但流浪貓從卻沒見過Mocha會主動跟其他貓睡,亦不曾見過她親吻其他貓,可想而知浪子在Mocha心目中也是無貓可取替的。
 現在,流浪貓總算放心了,真的要多謝上天賜了Mocha這小妹妹給浪子,好讓他重拾這份失去了的感情。
 親愛的契仔瓜子啊!雖然浪子哥哥變心了,但契媽仍是對你牽腸掛肚呢!

流浪貓佬

 黑啤帶著眾貓進入貓拳門大宅的內廳,步步為營,小心奕奕,不斷提醒著大家定必要跟著他所踏之處入內,否則可能觸動機關。浪子每踏一步都很辛苦,因他很想不跟黑啤所踏之處,很想開動機關來玩玩,每行一步都要努力壓抑-這衝動。
 黑啤亦很明白浪子那貪玩及不顧後果的性格,所以一邊行一邊極留意浪子。
 浪子終於忍無可忍,決心下一步要踏在其他地方,黑啤看在眼裡,立即上前阻止,以貓拳門獨門輕功,飛躍到浪子前制止他。浪子唯有不忿地跟著黑啤的步法行,心中暗暗決定一定要趁黑啤不留意時,再試一次。
 明白浪子一定不會罷休,黑啤唯有說一個謊言:「其實除了為防敵人,貓師父設下這陣法亦是為了一眾門貓,只要跟著這些步法,便能練成貓拳門的至強輕功<追鼠擒鳥迷蹤步>...」
 一聽此話,浪子瞳孔即時放大,默默記著所走的位置。自從看見黑啤一展貓拳後,浪子便極度渴望自己亦可以練得一身好武功。
 燒賣當然知道黑啤只是胡亂說,聽後只好強忍著笑。此時,黑啤突然腳下一虛,原來地板突然打開,黑啤快要跌下機關,為了避開陷阱,他使出<貓蹤雲>輕功,心中卻十分肯定他所踏之處絕無機關...
 以極瀟灑的身法落地後,黑啤問燒賣:「我記得這裡是沒機關的,為何會這樣?」
 「原本是沒有,但因日久失修,最近這大宅開始自動增加了不少陷阱...」
 「怎麼不找人來修理,最近不是多了很多門貓,學費多了自然夠錢裝修。」
 「話雖然這樣說,但很難擔保不會再次破產,錢財還是小心處理為妙,要量力而為呢!」
 「但裝修是必須的,真是孤寒種...」
 燒賣一爪劃過黑啤的面龐,黑啤退後避開,怎料卻腳下一虛,邊跌下阱陷,邊說:「賣妹妹,不用這樣對我吧!妳不是孤寒種,而是錢障人士——有駛錢障礙罷了!而我就是陷家障礙人士——陷阱家居障礙...」


   xxxxxx     xxxxxxxxxxxx       xxxxxx

 在偌大的貓拳大宅針灸房中,四周牆上都貼滿貓貓針灸圖、穴位圖等,正中間更放著一個大浴缸。浪子滿頭都刺著針灸用的針,但他仍好像沒事般四處走動參觀,看見大浴缸覺得很有趣,仔細研究。
 黑啤為免浪子胡亂觸摸,搶先解釋:「這是磁力共震治療缸,以震動及磁力來為病人療傷...」
 浪子望著治療缸,根本沒聽到黑啤跟著告訴他別碰治療缸,突然靈機一觸,便把戴在頸上的貓牌脫下,放入缸中,還大叫:「嘩!比洗銀水還有效,變得像新的一樣呢!」
 看著貓牌上寫著流浪貓雜貨的招牌與字樣,浪子的頭痛突然又發作。頭上的針變得通紅,更冒出煙。浪子抱著頭之際,突然喉頭一甜,竟咳出一片毛球!
 燒賣看見如此,對著黑啤說:「啤哥哥,果然沒估錯,浪子他是呆毛上腦!」
 欲知後事如何,請留意下回<天地貓兒第二部曲:踏著貓沙玩毛棒>。
 

香港銅鑼灣渣甸街37-39號1樓B
(即一品香樓上,門口位於福興里)


電話:28366328

營業時間:星期一至日下午三時至晚上九時半

12月27日(星期三)、12月31日(星期日)為流浪貓雜貨十二月假期


Email
Blog
Facebook Group
FacebookFans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