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偉所畫的流浪貓周記版頭
>>>>>>>>>>>>>>>>>>>>>>
過往的流浪貓周記
2006年3月10日
流浪貓

 禽流感終於扯到貓地身上來,香港雖未有貓證實感染禽流感,但有些驚弓之鳥的香港人,為保自身健康,會棄養陪伴自己多年,給予你無數歡樂的愛貓,對於這種無知兼無責任感的主人,流浪貓只會卑視他,並祝願他一生也在歉疚痛苦中度過。
 其實稍有理智的人,都不會被這小小新聞嚇怕,只要自家貓地足不出戶,與雀鳥完全沒有接觸,根本不會感染禽流感,所以絕對安全。反而貓主要注意衛生,保持清潔,接觸過禽鳥要洗手方與愛貓親熱,多為貓地健康著想,才是現階段貓奴要做的事。記住,貓地把一生交託給你,你是他最信任的人,他帶給你無數幸福快樂,有良心的都不會放棄他們 ,切不要做出令自己終身抱憾的事啊!
 最可憐的是街貓,為了生活掙扎求存,現在可能因為這些不利的消息,連小小的生活空間也被扼殺。沒錯,街貓可能會與雀鳥有所接觸,但只要人跟他們保持距離,各有各生活,根本不成問題。街貓甚少對人造成困擾,他們警覺高,很少主動走近陌生人,既然各不相干,何不給他們一條生路?希望不愛貓的人都拿出一點點同情心,讓這些小可憐可以安然地生活下去吧!

流浪貓佬

 正當浪子被困機關時,大廳外突然傳出嘈吵,於是眾貓便走出去看過究竟,留下浪子獨自一貓。
 大廳中Mocha正在大吵大鬧,瓜子在她身後,被鐵籠困著。黑啤看見Mocha竟可逃過機關,便問:「怎麼你沒被機關所困?」
 Mocha:「機關?甚麼機關?」
 瓜子大叫:「喂喂!這裡呀!」
 Mocha此時才知瓜子被困,原來Mocha的喪跑速度竟比機關發動更快,所以即使她觸動了機關,被困的卻是瓜子。
 黑啤明白後,心想:「這隻貓是練武奇材呢...」
 「喂!你快點放了瓜子吧!」Mocha以命令的口吻對黑啤說:「我是來拜師的,我剛在貓股灣看見你那身武藝,想跟你學武。嘿...你有福了,得到我看得起你!還不快過來叫聲我徒弟!」
對於Mocha這樣拜師,黑啤真的聞所未聞,有點哭笑不得。雖然剛剛覺得Mocha的身手不俗,還是好言拒絕:「對不起!我暫時沒打算收徒弟,還是請回吧。」
 「不是這樣呢!你沒聽清楚我說嗎?得我Mocha青睞,貓拳門定必能發揚光大...加上我是雜貨的繼承人,擁有數千億貓紙身家,從此貓江武林便只有貓拳門呢!快過來叫我做徒弟!」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會收你為徒...」
 剛被燒賣放了出來的瓜子走近Mocha:「Mocha,還是算吧...他說得很清楚呢...不如我們走吧...」
 Mocha當然不會就此罷休:「瓜子...你不明白嗎?他是想試我的誠意...真老套!得我想學藝,說多謝還來不及,還要扮作不想...不過,我也明白他這樣做是為了立個下馬威...換了是我也會這做呢!但不知他打算要我問多少次才收我為徒呢!三次夠了吧...」
 跟Mocha跑了一整天,瓜子對Mocha的了解多了,清楚Mocha自說自話的性格,明白此時再多說也是多餘,只要任她繼續說下去,到她累了或沒人埋她,她便會收口。
 「喂!真的不收我嗎?別後悔啊...那我走了!」對黑啤說完後,Mocha便假裝要離開,邊悄悄對瓜子說:「吊高來賣...我也懂呢!看他怎算...」
Mocha走得很慢,等待著黑啤挽留她...一步兩步...差不多走到大門了,Mocha心想:「怎麼師父還不叫停我...」


   xxxxxx     xxxxxxxxxxxx       xxxxxx

 突然一貓從內堂走出來:「登登登...登!看!我自己解開機關呢!」
 Mocha一看見是浪子,便很高興地以極速喪跑到浪子身邊,喉中發出咕咕聲,還不斷替他舔毛:「浪子哥哥,我終於找到你了!」
 浪子看見Mocha便再次感到頭痛欲裂,燒賣看見如此,便對黑啤說:「啤哥哥,看來浪子是認識她的,否則不會如此頭痛...你就留住那貓女吧,有浪子認識的貓在,對醫他有莫大的幫助。」
 黑啤面有難色:「呀!?留住那隻神經貓女!?難道真的要我收她為徒嗎?」
 「別擔心...我已想到救浪子的方法...不過我們需要去貓江與阿比西尼阿邊境的木天參山脈...」
 黑啤一聽到阿比西尼阿便臉色一沉,那裡似乎兇險萬分...
 欲知後事如何,請留意下回<天地貓兒第三部曲:雙城之旅>。
 

香港銅鑼灣渣甸街37-39號1樓B
(即一品香樓上,門口位於福興里)


電話:28366328

營業時間:星期一至日下午三時至晚上九時半

12月27日(星期三)、12月31日(星期日)為流浪貓雜貨十二月假期


Email
Blog
Facebook Group
FacebookFans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