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偉所畫的流浪貓周記版頭
>>>>>>>>>>>>>>>>>>>>>>
過往的流浪貓周記
2006年3月3日
流浪貓

 近日浪子很愛向流浪貓佬撒嬌,只要流浪貓佬輕拍大腿叫他的名字,他便會上前以小頭輕磨流浪貓佬兩腿,但流浪貓以同樣方法叫喚浪子,莫說會走近,他掉頭便走,氣得我妒火中燒。
 而每晚吃晚飯時,浪子亦會站在餐桌後的組合櫃上,以小手輕拍流浪貓佬的肩膊,並發出嬌嗲的叫聲,要流浪貓佬注意他,吃過晚飯,流浪貓佬正準備揀選影碟時,浪子便會在床上喵喵叫催促他,因為浪子愛依偎著正在看碟的流浪貓佬,只要他一躺下,浪子便第一時間走到他臂彎內打餅睡,有時還會發出滿足的咕咕聲。流浪貓冷眼旁觀,實在有點呷醋。
 可能流浪貓一向對貓地熱情主動,經常又抱又吻貓地,所以在貓地眼中是個極煩厭的貓奴,每當見到我這個急色鬼走近,大多時貓地都會逃之夭夭。流浪貓佬對貓地的態度可說是完全相反,他甚少主動親近貓地,貓地願意走近,他才會輕撫貓地的小頭,攬攬抱抱更是少之又少,所以流浪貓佬是個稱職的貓奴,讓貓地有足夠的自由空間,甚得貓地歡心。
 流浪貓本性難移,討厭被貓地冷落,浪子深知難逃流浪貓的魔掌,有時只好勉強屈就讓我抱抱。不過浪子對流浪貓這個貓奴總算不薄,每晚都會跟我大被同眠,這倒令流浪貓佬羨慕不已。

流浪貓佬

 浪子在吐出毛球後,頭便不再痛了。燒賣看著他,眉頭緊皺,望望黑啤:「啤哥哥,似乎針灸能有效令他吐出毛球。相信很快便能清除他腦內的呆毛...」
 當燒賣轉頭想看看浪子的情況時,竟發現浪子正不斷舔毛,燒賣立即喝止:「喂!別再舔了!你不想病好嗎?」
 「唔!?」浪子停下,一臉無辜望著燒賣說:「我哪有舔毛?」口是這樣說,但卻滿口都是毛。
 燒賣指著浪子口邊的毛:「沒舔毛嗎?那....這些是甚麼呢?請問。」
 浪子:「我怎會滿口都是毛!?是誰放在這裡的?」望望身邊的黑啤及阿旺問道:「我有舔毛嗎?」
 兩貓同時點頭,浪子無言以對。
 燒賣想了想:「啤哥哥...想來他時常不自覺地舔毛,所以才會呆毛上腦...看來要想個辦法阻止他這舔毛的習慣才行。讓我翻一翻醫書吧!」
 燒賣正想叫浪子別再亂舔毛時,發現浪子又再舔毛,更舔得極其陶醉。燒賣看見如此,不耐煩的她使出一招<亢貓有悔>把浪子推到貓拳大宅針灸房的牆角。當浪子背部一接觸到牆壁,牆中立即伸出大鐵環,把浪子的頸項扣著。
 「嘩呀!快放開我!」浪子大叫著。
 「這樣困著你也是為你好...你就忍耐一下吧...」黑啤無奈地說。
 「快放我呀!」浪子仍然不叫著。
 「忍一下吧...浪子...」
 阿旺冷眼旁觀地說:「黑啤...我想浪子是想叫你放開他,然後再讓他觸動機關...」
 浪子立即猛點頭,這等機關對浪子來說,當然好玩非常,所以想多玩幾次。


   xxxxxx     xxxxxxxxxxxx       xxxxxx

 由於要公報本年度貓糧預算案及直播財貓師論壇,下半部的<天地貓兒第二部曲>將順延至下星期。
 欲知後事如何,請留意下回<天地貓兒第二部曲:踏著貓沙玩毛棒>。
 

香港銅鑼灣渣甸街37-39號1樓B
(即一品香樓上,門口位於福興里)


電話:28366328

營業時間:星期一至日下午三時至晚上九時半

12月27日(星期三)、12月31日(星期日)為流浪貓雜貨十二月假期


Email
Blog
Facebook Group
FacebookFans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