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偉所畫的流浪貓周記版頭
>>>>>>>>>>>>>>>>>>>>>>
過往的流浪貓周記
2011年5月27日
流浪貓

 養貓十多年,被貓爪傷早已見怪不怪,雙手經常都有因跟貓地玩而弄傷的爪痕,貓大帝絕不會惡意爪傷我們,所以我和流浪貓佬從沒有怪責過他們,怪只怪貓奴沒有勤於為貓地剪甲,只好自食其果。
雖然被貓爪傷早已訓練有素,但昨天發生了兩宗血案,令流浪貓也十分震驚。昨日案發時間早上十時許,我和流浪貓佬好夢正濃,突然一個貓影在流浪貓的頭上擦過,臉頰和手臂頓時感到痛楚,我慘叫了一聲,流浪貓佬也隨即慘叫起來,原來那隻貓飛跑般掠過我和流浪貓佬,我的嘴角和手臂都有輕微的血痕,而流浪貓佬則手掩額角,血流不止,額角上留有足足3寸長的血痕,而且傷得很深,要很長時間才可止血。由於正在睡覺,元兇是誰,我們也不太清楚,本來正在睡覺的貓大帝也因我們的慘叫聲而醒來,流浪貓認為疑兇是Cola,因為在朦朧之間我看到的貓影好像是黑色的,不過追究也沒用,血案已發生了,加上我們絕對相信這只是貓大帝的無心之失,處理好傷口後我們又再倒頭大睡。
 相比起流浪貓佬的傷勢,流浪貓的簡直微不足道,現在流浪貓佬頭上掛著一道長長的血痕,不知就裡的人一定會感到很奇怪,即使知道我們是養貓的,相信也猜不到是給貓弄傷吧!養貓這麼久也不曾試過在面上掛綵,今次意外真的前所未見。

流浪貓佬

 養貓多年,被貓爪抓傷無數,身上傷痕多不勝數,特別是手臂、手背、大腿更是好了又傷、傷了再好,不斷循環。但想不到今個星期卻首次傷及額頭。
 話說某朝早上流浪貓和我好夢正酣之際,同時感到突如其來的疼痛,更齊聲慘叫。我的疼痛由右邊額頭側邊位傳來,於是伸手一摸,竟發現手掌上有血漬。疼痛令人都全醒了,於是照鏡一看,原來我的額頭被劃了一道長達三寸的血痕,而且傷口不淺,血不斷滲出,流浪貓就比我好一點,只是嘴邊及手臂有淺淺的傷痕,幸好弄花了面的我而不是她。
 看來必定是喜歡睡在流浪貓和我的枕頭中間的貓地,不知何解突然發難弄傷我們。又或者貓地從電腦桌頂層跳下時,看不準落點,不小心所致。不過,無論真實情況如何,想了解亦太遲了,床上的貓地已全數逃去無蹤,無法追究。雖然流浪貓說好像曾看到Cola的黑貓身影,但在證據不足之下,我亦不打算怪任何貓,只希望只此一次。若再發生幾次,相信我的臉孔將如同科學怪人般布滿疤痕。

地址:銅鑼灣渣甸街37-39號1樓B
(即一品香樓上,門口位於福興里)


香港銅鑼灣渣甸街37-39號1樓B
(即一品香樓上,門口位於福興里)

電話:28366328
Email
Blog
Facebook Group
FacebookFansPage

營業時間:星期一至日下午三時至晚上九時半

12月27日(星期三)、12月31日(星期日)為流浪貓雜貨十二月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