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偉所畫的流浪貓周記版頭
>>>>>>>>>>>>>>>>>>>>>>
過往的流浪貓周記
2021年5月7日
流浪貓

 上星期有一晚,突然聽到客廳傳出豆豆的慘叫聲,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冰糖又找家姐仔玩,但沒理由會叫得這麼淒慘,而且看到冰糖正在房中,即是跟冰糖沒關係,立刻衝出客廳看個究竟,看到浪子用身體抱著豆豆狂咬,我大聲喝止,浪子才停下來,豆豆急速躲起來,客廳中遍地都是豆豆的貓毛,戰蹟慘烈!
 浪子知自己做錯事,隨時想逃走,我當然不會就此放過他,一手捉著他打了兩下大脾,只是輕力懲戒他,然後把他困在房中好好反省。浪子最怕被困見不到人,不斷在房中狂叫要出來。浪子年青時經常打大貓,現在哥哥姐姐走了,他亦年紀大了,間中也會對兩個妹妹出手,不過從未試過今次這麼過份,真的要好好教訓他,免得冰糖學了哥哥的欺凌行為,以後永無寧日。
 結果,我也不太忍心,只是困了浪子半小時就放他了,但他以一貫作風,完全不當一回事,出來不久就如常跳到我大脾上撒嬌,真的沒他辦法。

流浪貓佬

  平日上網,流浪貓及我會特別留意在哪裡有貓出沒,不管舖頭貓或街貓都盡量會從照片中找出蛛絲馬跡,希望找出貓地的所在地,然後在假期出動,去探訪一下貓地。這已成為我們近年的最大娛樂,不過在香港,都是影舖頭貓居多,街貓始終難以生存,有數個地方,原本都有不少街貓,但近年那些地方已再看不到街貓的蹤影了。細想一下,也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
 要影街貓,還是外國最多,近數年常常去日本,每次都去不同地區的小島,數天假期,天天都與島上的貓地近距離接解,遠離平日的煩惱,這些貓之旅已成為我倆放鬆心情的開心大法。前年那次土耳其之旅,更令我畢生難忘,回港後一直都十分掛念土耳其的一眾貓地,當然還有那些熱情的大狗!原本希望在2020年去希臘,好想拍下貓地在藍屋的靚相,可惜一場疫症令我沒法起行,不經不覺已差不多年半了,疫情還是持續著,到底甚麼時候可以再出發去外地影貓,暫時拋開香港的不快心情呢?


營業時間:星期一至日下午三時至晚上九時
1月9日(星期日)、1月19日(星期三)及1月26日(星期三)為流浪貓雜貨一月假期